皮影保护热线:13621399612
联系人:影人姐姐
电话:010-62618906
邮箱:longzaitianpiying@126.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上庄镇白水洼村东800米京西皮影非遗园
地铁:4号线北宫门站向西步行400米颐和园北宫门站
公交:公交303路到白水洼站
龙在天分馆动态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龙在天分馆动态
皮影造型中的典型性研究
时间:2013-10-31 15:00作者:admin点击:8次
0
一、皮影造型的特点分析
  皮影造型俊俏大方,外轮廓挺拔概括;镌刻精细流畅,重视图案的装饰效果;着色对比强烈,活波明快;影人肢体部分之间的组合、分解合理,因而表演十分灵活,充分体现了粗中有细、豪放有致的艺术风格。皮影的造型特点可以通过以下几点来阐述:
  1、“正面律”的轮廓方式
  人物的设计,一般都采用侧身五分脸或七分脸的平面形象。称之为“五分脸”。人物的装束与面容神韵生动形象、夸张幽默、诙谐浪漫。画工秘诀云:“要画愁,锁眉头;要画笑,嘴角翘;要画哭,眼挤住;要画躁,嘴角吊”。
  2、身形外轮廓的整体性与典型性
  皮影的外轮廓处理往往呈流线型简洁处理。外形轮廓的“整体美”中包涵了图案装饰服从于形象整体的古典美。每个人物造型的曲线轮廓,身段高度、头身手臂和总身高的比例,在设计刻制时由创作人赋予的艺术表现魅力。皮影人物造型,是按戏曲生、旦、净、丑的模式进行设计的。各行当脸谱和行头的程式化造型,源于舞台戏剧,又高于戏剧。
  3、人物形象的“大小尊卑”
  皮影表演中人物的大小与角色的尊卑密切相关,一般重要角色要大于配角丑角。
  4、强烈对比的颜色处理
  皮影人物用色单纯洗练,一般仅用红、黑、绿、橘、黄这几种色纯度、透明度较高的品色渲染,通过民间色彩搭配及其象征表达角色的正邪与特点。很重视色彩构成,用几种简单色彩,通过组合、排列表现皮影千姿百态的艺术形象。中国古画讲究用色不在取色,而在取气,“随类赋彩”,这些传统绘画法,同样是制作皮影的用色原则。如“三国”戏中,关羽画红脸、卧蚕眉、丹凤眼,表现其英武正直忠义千秋的英雄性格。绿色则表示骁勇善战。如《铁丘坟》中的程咬金、《五峰会》中的暴虎,都勾绿脸。
  5、镂空花色图案处理服装
  皮影造型中更多的细节处理主要体现在服装设计中的镂空图案。图案处理中变化与统一、对比与调和、节奏与韵律、都体现了一种赏心悦目的装饰性和秩序性。这同传统雕塑中整体的外轮廓配以减地平雕加阴线刻,以及青铜器皿简洁大方的器型中的精雕细琢有异曲同工之妙。服装上的各种花纹图案,大胆吸收了民间剪纸中的花、鸟、动物、水、云、凤、龙等各类纹样。通过四方连续图案和边角二方连续图案体现花花套连,叶叶巧缀,变化无穷,既表达人物形象又具独立装饰审美作用。
  6、强调用线的魅力
  皮影为了突破平面影人只能在二度空间里上下移动的局限,艺人们在影人形象的塑造上巧妙地采用了合理的夸张、变形手法,从而增强了影戏表演的可观性和生动性。其人物的夸张造型,主要是运用线条的变化来实现的。实线多用于人物面部造型,虚线常施于衣服纹理图案。人物品行的正邪、相貌的美丑,都是通过线条的曲直、长短、方圆等来表现的。
  7、以少代多,以虚为实的处理方法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从来都是以少胜多,以虚代实。这在传统绘画、文学艺术以及舞台戏剧表演中都有很多例子,皮影的艺术处理方式同样深刻体现中国传统艺术处理方法。通过3、5个人体现千军万马,以简单的家具、楼厥代替实际场景,可谓包含了中国特色的时空处理方法。
  二、皮影造型与制作过程所包含的典型性
  宋代吴自牧《梦梁录》谈到影戏人物造型时称:“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行,盖亦寓褒贬于其间耳。”可见,皮影是非常注重象征性、程式化的艺术形式。皮影的造型借鉴了非常多早期佛教造型、壁画、雕塑、民间剪纸等艺术形式。经过千百年的历史积淀以及皮影造型的自律性发展,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审美意味。
  1、皮影中的程式化造型
  皮影中的人物造型没有透视关系,没有正常的人体比例,但是这一切却又感觉合情合理,严谨而又规范,既为人物的刻画提供表现的空间,同时满足皮影表演过程中影响的外形轮廓明朗和横向移动做戏的需要。其性格的塑造,最重要的是头部的塑造,这也是皮影人物头数量一般都是身子很多倍的原因。通过艺术的夸张,达到神韵的表现,并以平眉和皱眉区别人物性格的阳刚和阴柔,生角角色以平眉细目表现,其风采沉着安详;旦角以弯眉线眼表现,神韵文静;武士则以皱眉凤眼表现,气概英俊骁勇。典型的表现手法是五官以外的面部全部镂空处理,以直线构成脸型,下颌角化、方化,整体造型精巧俊美。对生、旦采用阳刻空脸,身条纤瘦,莲指修长,其脸型为高额头、直鼻梁、点红小口,细眉细眼,面容轮廓线不涂色。人物的长须长发常是有用真头发粘上去的。男角靴底是前脚平后脚翘,带有动感。对于发型、头饰、巾帽和服装,是按人物的行当身份来设计的,什么人要着什么装。影人的制作是“装配式”的,分为“头”、“盔帽”、“身子”三大部分,各部位均有接榫装置,皮影人物的服装身条,除少数特定人物是专用的以外,大多数是可以通用的。只要在身条上换一个相应身份的头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物。例如头饰的处理,同一纱帽插上金花即为状元,戴上套翅即为驸马。在道具中安排同样有着程式化方法。用不同的图案以及道具组合表达地位高低贵贱。桌上置以令箭旗帅印即为将军,配以书籍、文房四宝即为书生等等。
  2、皮影造型的象征寓意
  皮影深受老百姓喜爱,不仅仅在于娱乐。还因为皮影戏中的象征吉祥等寓意。影戏中的“祈福”功能代表了人们对于追求吉祥幸福的向往。这些不仅在表演剧情中体现,在皮影的造型用色、图案等方面亦有所表现。其一,以谐音的方式表达。如花瓶中插上柿子谓之平安。而老生的服饰上同样多采用桃、蝙蝠等纹样,表达福寿双全的吉祥寓意。其二,寓意方式。武将多用狮子老虎等纹饰处理服装意为勇猛不可挡之霸气。书生多用四君子以体现儒雅之风。道生多用太极八卦等图案象征智慧与神秘。其三,色彩应用的象征性。皮影的色彩与中国的五行学说相互对应,采用红、绿、黑、黄、白表现影人的所有色彩皮影中脸部的颜色处理寓意着不同的人物性格。如黑脸多阴刻,寓意刚正不阿。红脸寓意刚烈忠勇。绿脸多用于妖怪、强盗,寓意暴躁蛮横等。
  3、符号化的应用
  旗袍、灯笼、龙灯能使我们马上就能想起自己所属的民族,一如看到“浮世绘”联想到日本一样,这些显著的符号传递着清晰的地域或民族色彩,这些艺术的视觉语言符号符合不同民族的感情需要。皮影中的造型符号抽取生活中的典型符号,在二维处理中能更好地使之明晰化易于辨认和熟记。如龙纹即为权利与能力的象征,多用于皇帝身上以及皇族器皿的图案。“雪花”象征文静淡雅,多用于文、旦角色。“万字”符象征富贵长久、万寿无疆。
  4、皮影造型中的夸张概括性
  皮影造型继承了民间艺术造型的夸张概括手法,夸大造型对象的特征,使其形象更具代表性。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以形写神”在民间艺术中得到了更多的保留和发展。皮影由于以平面来处理,故而需不拘生活中的自然形态,在统一的外轮廓中大胆夸张,强调色彩和线条的对比和韵律,突出人物的鲜明性格,使造型更加戏剧化。皮影艺术演绎的舞台是一面的影窗,“依皮成型,借光弄影”通过灯光的照射,将人物影子展现在影窗上。只能在只有长、宽的二度空间里做上下、前后的活动,这就决定了影人的变形和夸张。这就决定了影人造型处理的平面化。影人的头茬头部采用五分平视,头饰和帽子采取六、七分俯视。纱帽的翅子通常是八、九分视像,有时更加夸张。根据影人的脸谱样式与唱腔的不同可分为生、髯、小、大、丑等行,人物形象处理高度的典型化与戏曲化,“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与之丑貌”,忠奸分明,易于识别。皮影除了人物造型以外还有大量道具造型与影片造型,包括桌椅床凳、车船马桥、山石门景、龙凤禽兽、花树虫鱼、亭台殿阁、城桥寺塔等场景,其造型考究,处处流露着鲜明的皮影艺术特色。在皮影景物造型中广泛采用富有立体感的平面处理手法,同一形象中,有的平视,有的仰视,不受时空的局限和理智的参与,按写意的目的来造型,不受对表达意义毫无作用的客观自然逻辑的束缚。
  5、制作过程的程式化处理
  皮影的制作程序通常要经过绘稿、镂刻、敷彩、发汗熨平、缀结合成等几道工序才得以完成。制作皮影时有专门的画稿,称为“样谱”,这些设计图稿世代相传。即按人物的不同身份和个性,设计出不同的形象,如武生饰武生巾,将军为扎巾,元帅戴冲天盔;丞相穿相貂,文官身着板吉;男子则按年龄分无须、短须和三髯。皮影人物的设计往往脸部体现个性,服饰强调共性,所以一个皮影班的皮影人物,常常皮影头像有一、二千个,而皮影身体只有几百个。演出时,根据剧情需要,只要将不同的头像插到不同身份的躯干上即可。制作过程可以更清晰地看出皮影造型中的程式化处理。
  三、皮影典型造型的艺术价值
  任何一门艺术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都是艺术种类不断多样化的过程。这根源于客观社会生活的丰富多彩和审美感觉能力的丰富多样,以不同的表现手段和表现方式来反映不同的对象,创造出多种多样的艺术世界,使人类的视觉和听觉审美能力得到极大发展。皮影艺术在满足人们娱乐的需要,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传播文化知识等方面,一直起着积极作用。而皮影的艺术创意揉和了中国帛画、画像石、画像砖和壁画之手法与风格。它的艺术风格,在民族艺苑里也是独树一帜。它为了适应皮影戏的幕影表现形式,采取了抽象与写实相结合的手法,对人物及场面景物进行了大胆的平面化、艺术化、戏曲化的综合处理。而皮影人制品不只是用于皮影戏的演出,其本身同样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其脸谱与服饰造型生动而形象,夸张而幽默。再加上雕功之流畅,着色之艳丽,通体透剔和四肢灵活的工艺制作效果,使人赏心悦目,爱不释手。由于皮影造型古朴典雅,民族气味浓厚,既具有艺术欣赏又有收藏价值,皮影艺术的创作过程是一种复杂的精神活动和生产制作活动过程,它包括两个相互依存、互为表里的方面:一是对社会生活的体验、观察、总结和审美认识;二是运用物质材料和技艺手段将这种审美认识表现出来,使其物质化、可视化,再加上在舞台上的表演,皮影艺术的价值就会被真正体现出来。
  目前,全国都在整理和研究民间文化艺术遗产,皮影这一具有代表性的民俗文化遗产尚有许多丰富内涵有待挖掘。在皮影的方寸之间俗与雅、美与丑、古与今的交融尽情展现,我们期待着它的不断创新和发展。皮影艺术不仅仅在国内有着较大的影响,在国际上,同样要使它成为世界看待中国的又一面独具魅力的窗户。  

扫一扫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